夢想街57號的壽山石鑑定專業問題

 

不知大家有沒有在看「夢想街57號」這個節目?

這個節目會找一些專家來幫忙鑑定收藏品,最常見的是一些翡翠、玉石、鑽石、珠寶等。其次還有老酒、普洱茶、骨董、鐘錶。偶爾可見雞血石和壽山石。

通常,壽山石都會由兩個鑑定珠寶的專家來鑑定,一位是經營當舖的秦老闆,一位是寶石鑑定所的黃所長(花輪哥)。

壽山石還有印石是我看得懂的,所以就只談這類物品的鑑定。其餘的我不懂,不敢妄言。

看過兩位專家鑑定幾次的印石之後有些疑惑,不知大家有沒有同樣的問題。

秦老闆在鑑定真假上,他的判斷大致上和我的看法經常都是一樣的,雖然我沒聽他有非常深入的闡述,但對於他在印石的真假鑑定上比較沒疑慮。

但鑑價上,通常來說,如果鑑定為真時,他的鑑價通常(多數情況下)價格都比我心理所估的偏高。我所謂的偏高,意思是至少比我認為的市價高個一兩倍。不過價格問題,是比較主觀的,原本就是每個人的認定會不同,而且價值認定差異很大原本就是收藏品的本質。更何況我並沒有實物上的接觸,只透過電視在看,應該會有失真與偏向保守之處,所以這個比較沒有什麼好爭論的。

至於花輪哥,我就比較持疑了。

壽山石在他手上被鑑定為假的比例頗高,而且和我電視上所見的認定差異過大。因為我並沒有實物上手,所以的確是很難確認東西到底是真是假。只不過,個人透過網路照片在看壽山石也不是一年兩年的事了(應該有十幾年經驗了),透過電視畫面在看,推想準度應該不會失真太多,所以和花輪哥在真假的認定上差異太多讓我很懷疑,不知是他的問題還是我還不習慣透過電視來鑑物。

其次,重點是他的說明,讓我頗懷疑他對於壽山石的專業,雖然他用放大鏡講一些狀似科學的說明,然而不但與我了解研究二十幾年的壽山石完全不一樣,還讓我想不出「科學」在那裡

破壞篇

例如,在這一集裡,大約從18:00處開始看起,這一顆像鹿目田或是昌化田的物品,透過電視我並無法確認它是真的還是假的,是石頭還是塑化品。

花輪哥鑑定之後認為是假的,原本我想他有摸到實物,所以就暫且接受了他的見解。只不過,聽了他的理由與說明,最後還是把真假問題歸零,回到原點了。

他的理由歸納大概有三點。

一是說石頭沒有石脈紋。我不知有多少石友認同這理由?石脈紋怎麼會是壽山石的必要特徵?許多極品的晶凍石從肉眼根本就看不到什麼紋路的,當然也是看不到什麼石脈紋的。或者他說的是在某種特殊儀器之下必然可以看出石脈紋?看了幾集,好像看不到有什麼特殊的方法。所以這個理由讓我很存疑。

其次是外面那層石皮,石皮裡有片紅色,而石頭的地是偏黃綠色。這個我就不予置評了,因為這需要現場看到實物比較能了解石皮的結構,了解他說的紅是怎麼一回事(說不定他有看到染料的痕跡)。我只能說,他說的我不是很懂,怎麼能夠直接用這麼簡單的理由認定石皮為假。

最後,外表有兩個坑洞。這個理由就讓我覺得更疑惑了,他說那原本是氣泡,然後雕刻師把氣泡去除掉。通常來說,在石皮或是外表上有坑洞時,很有可能原本是砂丁而將其去除所留下的。怎麼能夠據此斷定為氣泡然後判為塑料?要找氣泡應該是從石地裡去尋吧,怎麼是從石皮的雕工上找?

至於花輪哥對於壽山石「薄意」的說明,那個就非常離譜了,建議忘了他,以免誤人誤己。

最後在主持人廖慶學鼓動之下,現場用鐵枝敲了那顆石頭,然後邊敲邊解說的一些理由,沒有一項讓我覺得可以很合理斷定那是塑化品的。例如,說這石頭很難敲因為塑化品有韌性,然後又說石頭上被敲過白白的就是塑化的痕跡(但電視上看來和一般印石受到嚴重撞擊之後的白色感覺不出什麼兩樣),碎片長得怎樣的…什麼石頭的碎片就折不斷(這應該是厚度還有力量多少的問題吧)...

因為我無法看到許多鑑別的細節,所以也很難斷定真假。但是花輪哥所持的鑑定理由,都與我對壽山石的認識差距太大了,而他所說的「科學」理由也讓我想不出科學的可靠性在那裡,所以真假的問題恐怕還得回到原點,重新再找人鑑定看看才是。因此我覺得有可能,小百合這顆印石,被敲得冤枉了。至少被斷為假的理由還不夠充份。

其實要斷定是否為塑化品,完全不建議用這種撤底破壞的方式。

我會建議用篆刻刀從底面處刮一些石粉出來,然後放在鐵片上(例如美工刀片)去燒烤,你可想想,如果是塑化製作或者是石粉壓製的,和真正的石粉會有何不同?會產生化學藥品味道。另一可能是塑化的或許會在高溫下融化再燒焦結成硬塊,不過通常會融化的塑料很好鑑別,不需走到燃燒這一關,當你上手就知手感和溫度都不一樣了,而下刀之後根本也刮不出石粉,而是會割出粉條。

這樣的鑑別方法不但科學,而且不需為了知道真假而把東西摧毀。如果必需以撤底摧毀的方式來確定真假,那還需要鑑定嗎?

另一個可以過濾掉部份,而且是很大一部份但不是全部塑化及石粉壓製品的方式是,選擇一個與待鑑定物品大略外形與大小都相當的印石(確定為真品者),一起靜置室內陰涼處一些時間之後(例如半小時),分別拿來貼在臉上感受其溫度差異就知了。石頭會很涼,塑化品可能會是溫的。曾經有人拿顆塑化田黃請我鑑定,就問說,田黃不是都很「溫潤」,我就覺得它貼在臉上很溫潤啊!田黃的溫潤是指視覺上的,不是入手的真實溫度。

至於為何要拿兩顆大小外形一致的?我曾見過最後斷為石粉壓製者,貼在臉上卻難以感受出溫度的顯著差別。取外形及大小一致者,較能比較出細微的差異。如果是低級的塑化仿製品,應該還用不到這一招就可看出。如果這麼試感覺出有些差異,那麼就值得懷疑。

另也需注意,當你在跟人買石時,若是賣方在手上把玩一陣子之後,再交於你手上,那麼你就無法感受到塑化品的比熱差異了。破解的方式就是將其靜置一陣時間之後再把玩一次,不要緊接著前手之後接著把玩。

真的石頭不會被染色?

請看這一集(大約14:00開始看起),其後半段的鑑定部份在這裡(從最前面看起即可)。

 這一集裡,有個刑警,在某拍賣場買了兩件大型壽山石雕件,帶了其中一顆狀似芙蓉石的物件來鑑定。

花輪哥鑑定為假,理由是:後面有一塊染色了。真的石頭是不會被染色的。

我想只要玩壽山石有些時日的人,大概都會對黃所長的這個鑑定標準無法認同。天然的石頭會不會被布給染到色?答案絕對是肯定的!會!只要時間夠久。

壽山石不但會被有顏色的布給染到顏色,而且對於某些品種還有某些條件下來說,還很容易被染到色,相信很多老石友在收藏初期不了解這個情況都曾經當過受害者。所以也建議初學者在這方面要很小心。

我自己也曾受害,這裡有圖為證,如右圖。這顆石頭原本並未包上保鮮膜,就靜靜的放在錦盒裡,當年也沒上油,某日打開看時,就發現被染色了。我想看倌看石頭就知道我這錦盒裡面的顏色了。石頭上三面被染了粉紅色,原本比這情況還嚴重,努力把玩多年之後,有了略微的小改善。我聽說這是有辦法洗掉的,只是用某種化學藥品即可,只是我並沒有很積極去找方法,反正自己玩沒關係。

要注意的是,我這還是在沒上油的情況下,而且石頭又是有顏色的,所以這顆石頭被染色可能算是比較表層的,但也不是很容易去除。

假使你的石頭是白色系,然後又是質地較為鬆的高山石,或者是芙蓉青或白芙蓉,那麼就更容易被染色了。別說被布染色,像白芙蓉或芙蓉青,甚至很容易因為上油而吃了油,然後油氧化之後讓石頭變成像醬油色。白高山的話,你都不用上油,放在錦盒裡沒事它就會變成泛黃色了。

這裡所說的這些知識:或許初學者不是很了解,但在玩家間可以說是常識!

所以在此建議,收藏印石時,盡量在錦盒內裡上再加上一層透明塑膠,避免石頭與布的直接接觸。特別是在上油的情況下,更容易將布上的顏色溶出且讓石頭吸入。

再來,我們怎麼鑑定這個大雕件?

首先要強調,或許這石頭真如花輪哥鑑定,是塑料、是假的。只是,花輪哥的理由完全沒有說服我。我們也必需東西親自上手才有辦法鑑定與確定。這裡,只是就電視上所看到的粗略資訊來判斷--有沒道理看倌也可自評。

透過電視看這件作品,我比較偏向認為這是真的壽山石--只是這是一個廉價而品質不是很好的壽山石。

這件作品的問題應該不在真假,而是在品質與價值上,其真假的價值差異也不會太大。從石頭的駁雜程度來看,不像是塑化品,比較像是較為粗糙而質地不是很好的廉價芙蓉石。而且,通常來說,利之所在,造假之所在。如果你是造假者,你會選擇廉價品還是高價品來造假呢?所以當看到很駁雜的作品時,其實是真品的機會較大的。當然,廉價的膺品也不是說沒有,這裡只是談一個「可能性」的邏輯問題。像我手上就也有收到一些廉價的膺品樣品,不過那看來像是要仿田黃,結果技術太低難以騙人,所以被打入廉價品,就其動機來說也是要仿高價品的。

再來看它後面所謂的染色是怎麼一回事。

我並不是很確那塊是不是染色,但是基於我對這類物品的認識,在一些較粗的芙蓉大型雕件,還有青田石雕件上,有些夾雜著岩塊(說好聽點就是粘岩),在青田石經常會出現一些類似「藍帶」的顏色混在岩塊上,而芙蓉石則會有藍灰色(有點像藍又不像藍)。我懷疑他們說的染色是這東西,因為從電視上看到的那一大片感覺就是很像那種常有藍灰色的岩塊。像這種夾雜著岩塊的芙蓉石,基本上並沒有很好的收藏價值的。

這裡有一個近似而小型版的參考樣品。如左圖,這是一個芙蓉石的雕件,後面下方有兩片岩石夾雜在其中,可清楚看到上面有近似藍黑還是藍灰色的顏色。岩石周遭還有很多芙蓉特有的「老虎砂」(黃色部份),可能是因為與老虎砂共存的關係,所以這兩片岩石顯得有些凹凸不平。有時候,這些岩石有可能是比較平滑的。這位刑警大人的物件,從電視看來應該屬於比較平滑的情況。

又是假的?

[這段影片已經上線,在這裡。另外也順便補上一些重看此影片的資訊。]

今天看到的這一集好像是最新的,還沒有上Youtube的樣子,所以這裡就沒有影片和圖片了,只憑我的印象來講。

這一集是藝人楊麗菁帶去的寶貝,他的臉書上有簡單說她去錄影這件事。

她帶去的共有三件壽山石,一件應該是旗降石所刻的茶壺。由於我只見到後面一小段,所以許多細節不清楚,不過花輪哥透過放大鏡的說明,也是讓我差點從沙發上跌下去。

從電視上我看到的,我猜測,很可能是旗降石上常有的豬肝色雜斑,他在那塊雜斑上畫下圈圈說,鑑定壽山石要認那個紅色,有那種紅色及形態的才是真的....然後從雜斑向左畫一條線,說有這石脈紋才是真的,....

好吧!或許,就如「無格不成田」的道理一樣,找一些膺品中不可能存在的天然瑕疵或許也是鑑定的方法之一。但什麼時候這變成壽山石的真假的決定性特徵了?那種豬肝色色斑,在壽山石種中應該是旗降或是月尾較容易看得到的。但也不只在壽山石上找得到,可能在青田或昌化上也是看得到的。所以,那根本不是鑑定壽山石的可靠基礎,頂多只能說是鑑定它是否為天然石頭的重要證據,或者是在確定為壽山石的情況下可據以推論可能是旗降或是月尾一類的。問題是,旗降的特徵也不大需要靠放大鏡來看這雜斑,其實只要憑肉眼看他那些特有的黃色及獨釣寒江雪的「白雪」,那帶青的白色,...或是「楊梅渣點」....

至於他說的石脈紋,....我真的不懂是什麼意思。

壽山石中,像杜陵、山仔瀨是較容易看到容易鑑別而有特色的紋路的,杜陵被稱為水波紋,山仔瀨的因為較寬所以被稱為九層糕紋,有別於杜陵水波紋較窄。但也絕非標準,杜陵有很多是沒有水波紋的。

另外有時在高山或是荔枝等可能偶會看到一些類似水紋的,但通常蘿蔔絲紋是更重要的,或者像是顏色系,如藍色在壽山中幾乎不見,既使「天藍凍」也只是有些像藍灰色而不是一般認為的那種正統藍色。而綠、紫色系只存在旗降或善伯月尾及芙蓉等品種,不存於高山。在一些極品的晶凍石,甚至可能連什麼石紋也沒有的,像是水坑水晶洞,通常用以鑑別的除了老經驗看到的堅凝及靈透質感之外,客觀的就是棉絮紋還有蝨卵點,甚至我看過純到完全沒任何紋路與礦物點的。再來如善伯的善伯糕、金砂和月尾的銀砂,芙蓉的老虎砂....總之,我們經常用以鑑別壽山石的一些重要特徵從來沒聽花輪哥提到,一直以來花輪哥從一而終的鑑定方法只聽有一個讓我難以理解的「石脈紋」。

不過這件茶壺的問題不在真假上,而是在價格上。他鑑定四萬元我覺得可能有些過高了。

另兩件是楊麗菁在拍賣會上標到的。據楊麗菁說法,她有一群朋友一起在玩壽山石,購買的管道好像主要都是在拍賣會上買。只是他並沒有說明是那個拍賣會,是知名較有信譽的還是名不見經傳的。

那兩件是姚仲達的象鈕對章,一紅一黃,紅的說是芙蓉石(有像),純黃的她說是「漢青石」(??不確定我沒有記錯),但這就不知是怎麼一回事了(當然也可從這個奇怪的資訊懷疑楊小姐被騙了)。從大小來看,我目視猜測好像應該約略是3 x 3 x 8左右。當時她買的價格兩件將近百萬元。從這些事情來判斷,假若說的都是真的,若排除掉「漢青石」這個奇怪的資訊,楊麗菁有群朋友在玩,而且買的價又高,看來比較像是知名的拍賣會,不像是騙人不知所聞的拍賣會--門路看來像是正確的,買到塑料的機會應該很低。但假設「漢青石」楊麗菁沒講錯,那麼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東西出現?這就很危險了。

結果這兩件所長斷定為2000元:總之他認為那是塑料。

理由是那紅色的紋路不對,不像天然的,可我怎麼看都覺得那紋路是天然的。

另一個理由是,他說上面許多紅點是樹脂才有的,壽山石只要是紅色的,就不會有點點,只要看到紅點就知是假的,那是樹脂所形成的。

在放大鏡下電視上實在看不出那紅點是長怎樣,但從整顆石頭來看,他說的紅點我覺得很可能就是朱砂或是桃花點。若果如此,那麼花輪所長可能連壽山石中最著名的朱沙和桃花特徵都不知道,怕上百萬的高檔桃花凍會不會也被他據以鑑定為樹脂。

至於那顆黃色的,他似乎看都不用看就可斷定為是塑料了!

廖慶學和所長還一度慫蛹楊麗菁也拿來敲,還好楊麗菁沒讓他們敲,不然可能又多了兩件慘遭人類恣意毀壞的藝術品。

我還是老話:真假必需上手,所以我無法斷定。但從電視看到的還有聽到的,感覺是真品的機率較大,花輪哥的判定標準相當奇怪,絕對必需持疑。同樣的又讓這真假問題必需得歸零回到原點。

我也建議,楊麗菁小姐,花輪的鑑定聽聽就好,或可再多找幾位有玩壽山石的可靠朋友看看,但不要找商人,因為商人很可能明明是真品而跟你說是假的,特別是萬一他有看到電視上的鑑定的話,就更有理由這麼說了。總之,若遇上不削商人,他們的技倆就是先混淆你對於真假好壞的價值觀之後,再設法賤價買進,以賺取暴利。

至於是不是塑料,如何鑑定,前文也已經談過了。楊麗菁可以在印面上刮一些石粉來燒燒看就知了。而如果是較低級的製造法,靜置陰涼處一下之後拿來貼在臉上若感覺溫潤就是知是假了。雖然這些關卡都通過之後不見得能百分百斷定為真,但可斷為真的機率是非常高的。

最後淺談一下壽山石的科學鑑定

就某些方面來說,也不能怪黃所長,因為他必需提出科學證明。但這一直是壽山石的罩門。

而且,其實塑化製品的實物鑑定通常不難,明眼人肉眼瞥見即知。但要給他一個科學的講法就頗麻煩,不是那麼容易講清楚的。或許,我們同情了解,黃所長現場看實物一見就知是塑化物了,然後得在一個不甚科學的鑑定領域裡找到一些科學的說法,又得顧及大眾性節目中不能講太深太多,於是才有這些演出。

但假設,那些被鑑定為塑化品的東西,最後證實都是真的壽山石(估且不論其價值),那麼就真的誤導大了!

有始以來,壽山石鑑定似乎還沒有一個很可靠而公正的證明機構,雖然福州總廠會開證書,很多玩家甚至是真的會看這個而決定石頭的價值與真假,但那也只是一個參考,並不是最後的保障,也有很多收藏家在買壽山石是不看證書的,通常還是靠長年的經驗。而且嚴格來說,那只是以機構的名義做「保證」,告訴你福州總廠的鑑定人員看過之後認為那是什麼東西,你可不可以相信。那並不是像鑽石或寶石一樣,提出一些科學數據跟你說為何它值多少錢的客觀參考標準。所以在看福州總廠的證書時,恐怕還得先打聽了解那些人在任時開的是比較可靠的。

就我粗略所知,福州總廠之外的科學鑑定,大概只能證明你持有的是否為天然葉蠟石等諸如此類的資訊,至於是否為田黃?浙田還是壽山田?掘性杜陵還是田黃?就科學資料來說它是壽山石、巴林石、青田石、昌化石、丹東石、河南石、江西石,還是漳州石、仙遊石......?如果是真的壽山石,價值又如何認定?雖然市場上還是有些狀似客觀標準(精確來說只是一種市場知識),但並不存在收藏家相信的諸如此類的科學鑑識標準。

說穿了,通常來說,一些品種還有價值的認定,都只是「多數收藏者交流的共同認同」。所以很有可能你在某個收藏圈認定這石頭是什麼品種大概多少價,然後拿到另一個搜藏圈,不論品種還有價值上都有了不一樣的見解。

但誰是對的?終極答案沒人知。

所以這裡我並不堅持我是對的,黃所長是錯的。只是提出我個人的一些粗淺見解與疑問罷了。

但是市場市的確存在某些客觀,你若是閉門造車,故步自封,很可能收一輩子都收到市場上沒人要的東西,那東西真假就不重要了,因為有很多真的壽山石,它是沒有價值的;反過來,有很多確定不是壽山石的印石,可能價值不斐的。

 相關的觀點,歡迎再參考這篇文章(有上下篇):

收藏的真締,還是在怡情養性,充實生活的樂趣與生命意義,真假對錯或許是一個問題,但最重要的還是自己喜歡、從中得到樂趣,而且自己負擔得起。

相關想法歡迎再閱讀這篇文章(一樣有上下集):

回應

weisun4's 的頭像

昨天的節目裡鑑定了幾件台灣本土玉石.

 

也有幾點心得, 寶石或彩石以科學的觀點出發. 

料的行情或許可以清楚的規範, 但是工的加值就無從評價. 

 

譬如普通的石材由郭功森雕刻, 價格為何?

 

一些炒的火熱的玉石. 回歸本質, 都是玉髓. 

估的價格大概也有人無法接受了.

Jack's 的頭像

多數來說,的確如此。秦老闆在估時通常對於工藝價值的考慮比較周詳,但那研究所長好像就比較不會考慮這個。例如,你看他鑑定玉石雕件價格時,通常是跟你說幾公分大小以上才值得等等的話。

藝術價值才是一件作品是否值得收藏的終極原因,但這個就不科學了。但就算不科學,應該還是有些專業的客觀見解才是。

weisun4's 的頭像

如果只要鑑定是否為壽山石(需要開立證書), 請問有那個單位可以作業?

weisun4's 的頭像

因為有某些需求, 所以會帶同樣的物件在不同單位驗證.

有機會的話再與各位分享結果

我只能想花輪哥也許事先以精密儀器鑑定過,才敢作出非天然材質的判斷, 但我對他的某些見解也不認同, 不敢質疑他的專業, 只能認為他是想保留些專業技巧,對外行人不便透露太多;其實我對動不動就是和闐玉的判斷也有意見,  學術上僅能判定是白玉卻無法鑑定是和闐玉, 連中國張和賴泰安都不敢開和闐玉的證書了,畢竟和闐玉的判定方法比壽山石更籠統,更主觀~

stonestamp

weisun4's 的頭像

拙作一篇. (有點類似的議題)

http://weisun4.pixnet.net/blog/post/30226871

 

文筆內容都比不上會長. 所以放個連結就好.  ^_^

southsea's 的頭像

黑輪講石頭,結結巴巴。他非業內,卻喜歡說行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