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撾石(或稱寮國石、越南石)值得收藏與投資嗎?

近來印石收藏界最熱門的話題非「老撾石」莫屬,相信多數石友不但聽過,而且都已經見過玩過,甚至收過這個石種了。

原本石界多數說是「越南石」,後來很多人講「寮國石」,經過幾個月市場的辯證發展,現在似乎稱「老撾石」的居多,因此本文就正式以老撾石來稱呼。

這裡想隨意談談個人對於這個石種的一些看法。

相關文章與報導:

與漳州石、泰來石的關係

在明察暗訪許多石商之後,再加上筆者長久的玩石經驗與所收得的一些老樣本,我們有相當多的證據與理由相信,老撾石和幾年前曾流行的漳州石,還有二十幾年前的泰來石有可能都是同一石種:只是開礦的時間先後之別。

我們沒有辦法證明這些都是採自同一礦區,但是建議玩家,絕對不能排除這個可能,而且要納入「很有可能」的思維。因為這些不同名稱的石頭,有許多相同的特徵。而且這在購買壽山石時,也會有相同的鑑識技巧與重點。

網路轉貼的台北印社報導,雖然沒有引述說是美玉堂老闆看法,但顯然這篇文章有採訪到他,這也算很有力的證據。因為美玉堂是台灣最早引進泰來石的有名印石店之一,他對於印石的知識也絕對在許多市場人市之上。撰文者既然有採訪了美玉堂,應該也有來自於他的一些重要資訊。而文中所說,早期泰來石假冒善伯的事,我也可以印證,因為我在十年前收過幾顆這樣的印石,其中也有一些當時因為一時看不懂而當了善伯賣。不過回想那些石頭,若要跟人說是泰來石,恐怕得說到「嘴鬚打結」。左圖就是一例。

前些時日也與一位鑑石功力相當高的石商朋友聊天(按:有些石商只是對於那些品相的石頭具有「賣相」有很好的判斷力,卻沒有什麼鑑石能力),聊到這個問題時他恍然大悟的說,這幾年來,有許多經手的可疑「壽山石」現在全都有解答了!

他也立即找出一顆大約是兩年多之前入手的高檔善伯凍,細看之後,馬上就找出一些老撾石的特徵。而這顆印石為何會那麼便宜,答案也馬上揭曉。

所以,老撾石其實已經在市場偷偷流通幾年時間了!而不是最近才有的。

在商言商:談商業邏輯

我們就商業邏輯來看,也是理應如此。

要知道,礦區對於最上游的商人來說絕對是一個商業機密,而且是最高機密。因為這是財源,讓別人知道之後不只意謂著財源要和很多人分享,也會讓自己失去控制市場和價格的能力。

所以最早的礦石開採者一定想盡辦法隱匿開採地點,如若必需交待產地時,一定會放出一些錯誤訊息來誤導市場,讓人不知道產地在那裡。所以大家若在那邊爭論那邊或是那國的石頭,實在沒多大意義:因為都是商人騙人的把戲罷了。

因此這是一個相當值得思考的問題:老撾石在今天「天下皆知」之前,第一個發現者到底將這個商業機密隱匿多久時間?

這個應該只有第一個發現者才知道,除非這個人出現了,也願意將這個秘密講出來,否則我們只能猜測了。

如果說兩三年,也就是大約是漳州石流行的時間點,這是很正常,應該也不是太困難。如果說是二、三十年呢?雖然有些難度,但這也是相當有可能的。特別是「外國石」在這二十幾年來一直是一個沒人在意的議題。

我們假設漳州石就是當時石商為掩飾老撾石礦區而製造的假消息,那麼還有一個問題。(或許有人會說,網路上很多文章,甚至有新聞報導可以印證漳州真有出印石,但這些消息都是可以操控製造的,而且這兩三年,認識的石商朋友沒人去過「礦區」買石。)

假如你是石商,你挖出了很像壽山石,可以當高檔壽山石高價賣的彩石,你會偷偷的當壽山石賣,還是會告訴市場說,這是價格低很多較沒收藏價值(或者甚至沒價值)的某某新石種?例如,說是漳州石。

這當中的商業邏輯再清楚不過了!當老撾石開始開採時,精明的商人一定是先偷偷冒充壽山石賣,而且鎖定的最可能是高端市場,所以我們可以大膽假設,在漳州石之前,老撾石就在市場冒充高檔壽山石偷賣一段時間。

而漳州石的出現,是在量逐漸放大,上游市場開始有許多人看出這些石頭不一樣、有問題之後,已經無法再冒充壽山石了,最上游於是編造出一個漳州石的消息來回應他的下游市場的一些疑慮。

講這麼多是要大家注意,如果你買到一顆石頭,是幾年前的,那麼,是否就可以排除在是「老撾石」的可能之外呢?答案是否定的!因為老撾石應該已經在高端市場流通很長一段時間,到底是多久恐怕已經數不清了:不管它和漳州石和泰來石是否為同一石種。

雨後春筍

幾個月前,第一次從石商朋友那邊得到老撾石情報(當時被稱為越南石),並看到一些中低檔的原石,當時連要跟朋友拿顆裁切好的品種石都沒有。那時候他們也才剛買到原石,並把一些較高檔的送去進行雕刻與加工。

而我所看到的中低檔原石,和我手上一堆泰來石:完全一個樣!這也是讓我極度懷疑並大膽猜測這與泰來石同樣產地的原因。後來也跟許多石商及資深石友討論,這個論點得到了很多的支持。

↓ 以下都是二十幾年前的泰來石,絕非新石頭。

   

之後沒多久,開始有很多朋友告訴我這個情報,但大概在一、兩個月前,才開始有人在網路拍賣上直接以「越南石」之名在賣這種印石。時間或許會更早,只是我沒注意到,但這是我大概看到的時間。

我也在上個月實際到玉市還有印石店勘察,發現到沒有人以越南石或老撾石、寮國石之名在賣這石頭,但零星有些石商拿來假冒壽山或是巴陵石在賣,當時看到一顆有些像巴陵彩霞凍的,大約只有1.2cm印面,5cm高,開價1.5萬。相較之下友生昌賣的老撾石像這樣的練習石大概也只賣500元而已:雖然我覺得有些貴,但還算合理。所以假設你把1.5萬的那顆印石,很努力的殺價到8000元(例如),別以為自己很勵害。

↓ 老撾石以高姿態面世。在友生昌先買兩顆練習石當品種,一顆500元。想十年前新芙蓉出來時,這樣的東西台灣應該一顆 1、200 元可以買到,我還在友生昌買過一堆 3 顆一百的,各種大小品相的隨你挑。當時我還曾在大陸整框一顆 1 元人民幣在買。

而這一兩周來,網路上的老撾石則已如雨後春筍般出現了。但要注意的是,目前就我所見,除了高雄的地瓜石頭窩以及聯園藝術中心很誠實的說那是越南石之外,有許多攤是以壽山石的名義在賣老撾石。

少數有良心的,是以比較像老撾石的價格當「壽山石」賣,我想這個還情有可原,如果你看得懂這石種,覺得價格合理(其實賣得還比標越南石的還便宜),這當然是很可以下手的。

但有的不但老撾石當壽山石賣,賣得還比真壽山石的行情還貴,這個就要相當注意了。到底老撾石未來的投資潛力有沒到那裡?或者,既使有的話,到底以這個時間來買是否屬合理價格,都要好好思考清楚再下手。

鑑識重點

老撾石的特徵相當多樣化,前些時日消息剛傳開時,普遍的看法認為,像高山系(特別是水洞和雞母窩)、善伯,還有巴林的居多,因此買石要特別注意這些品系。而像芙蓉、杜陵的較少,因此這些品種相較之下較安全。

但現在市場看法應該已經有所改變,上回分別與幾位老前輩聊這問題,像芙蓉和杜陵的也都有,而且還不少。因此大概可以這麼說了:凡壽山有的,老撾石也都有了。目前所見,大概只有高山特有的蘿蔔絲紋還沒見到,但也不知這說得準還是不準。

到底老撾石有什麼特徵?這真的很難說,目前也沒有任何科學性與客觀性可言。每個老行家可能都會根據自己的鑑石經驗在做判斷,而只要是玩石有些時日,有些許鑑石功力的,只要知道這個情報,看石頭時多長一個心眼,要鑑別出老撾石應該都不難。況且現在網路上已經出現非常多的照片可供參考了。

但如果一定要我說的話,這些是我與一些行家討論再加上自己一些心得整理出來的。沒什麼科學與客觀性,所以看得懂就看,看不懂就慢慢去體會我的意思。而且由於看這些石頭的時間還不夠久,怕以後還有很多要修正的。所以這裡的看法是非常粗淺的,也有些擔心會寫錯。所以就當做是拋磚引玉,讓大家有機會好好探索這個石種。

首先網雲狀絲紋。這似乎可說是老撾石的金字招牌特徵,也最容易看。

其次是金砂和黑砂。這些特徵壽山也都有,但金砂最常見的是善伯洞,其他坑種雖也有,但不多見,而月尾的則是銀砂,高山也常見黑砂點。巴林也有金砂。問題在於這些金砂和的形態有些不一樣。

老撾石除了出現金砂的機會頗高之外,它的金砂給我的視覺感覺較偏粗粒狀,而且在石地中的分布有些過於「平均」,而黑砂也是。其黑砂感覺和金砂是很像的東西,出現時分布得相當平均的粗粒狀。

其次是行家常說的「燥性」。這個就不一定了,因為並非所有老撾石都這樣,只不過很多老撾石乍看水頭相當好,但細看時才發現到隱藏了燥性。通常這種情況在壽山石很少見。所以在網路看石下手要相當注意,燥性不但是很「玄」而很難描繪的質感特徵(和「水頭」一樣難理解),而且是照片很難看出的細微質感。糟糕的是,一旦你看出「燥性」,你就很難再認同那顆石頭的美了。簡單說,石頭會很不耐看

偏麵團,或雲霧狀的「偽善伯糕」。老撾石和善伯凍的相似,甚至連「善伯糕」都有,但細看時會覺得有些怪怪的。我不知如何客觀描述,但感覺就是有兩大類「偽」性,一類是有些偏向麵團狀,一類是有些像雲霧狀,而偏像雲霧狀的,在巴林也是常見的。但有時候老撾石的善伯糕還真像真的,並不是說看到的善伯糕沒這「偽性」就可斷為不是老撾石。

另一廣義的「偽善伯糕」是,善伯糕在老撾石中是相當普遍的特徵,但在壽山石只有在善伯洞中才有。所以,假設你在「高山」石或者是「芙蓉」石上看到善伯糕,那麼,也可往老撾石去想。這個方法還可擴大,假設你看到一顆石頭,同時具備兩個不同品種的經典特徵,理應不該同時存在的,那麼就可往外省石或者是老撾石來想。

最後是膠質感。膠質感其實在河南、昌化的凍石也會見到,但膠質感在壽山和巴林的凍石上是不會見到的。

這三種石頭的膠質感當然也會有所不同,但這又是一個很主觀而不精確的感覺問題。我的感覺是昌化凍石較偏向是膠水樣的膠質感,而河南凍石較像軟塑膠,老撾的晶凍石較偏向硬塑膠(不管多透)。

對於玩家來說,經常聽到的評語是老撾石較不溫潤,不夠Q,這些描述也是如人飲水。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特徵是:老撾石會退色。特別是粉紅色系的,放了幾星期之後紅色會變淡,變得比較不好看。這應該是礦石裡的成份接觸空氣之後被氧化所致。這種情況在壽山的高山系也有,白色會變泛黃。還有最有名的是昌化雞血,血色有的會變黑。挖出時石頭上的雞血像剛殺的鮮血,但放久了血就像便乾了之後一樣。

投資策略

至於老撾石值不值得投資或收藏,這也是相當歧異的問題。

值不值得「收藏」完全看自己,你若不排斥「外國石」,那麼只要是好的作品,自己買得起,當然都值得收藏。如果你連「外省石」都排斥了,或者也沒看到什麼動心的作品,那也不用理會這東西。例如我所認識的一位資深藏家就很明確的說,壽山是壽山,老撾是老撾,以前外省石都不收了,更別說是外國石了。

值不值得投資就有很多市場走向的判斷了。就這點來看,目前市場論調多數採保守看法,認為應該要再觀望,或者甚至認為不值得。

我的看法也大致如此,但偏肯定:絕對值得!只是購入價格問題。不過目前價格普遍都太高了,所以建議可再觀望,或者邊走邊看。

目前為止,雖然很多消息都說老撾石產量非常龐大,多到足以撼動印石市場,甚至有人說多到可以挖五百年。因此也有老撾石崩盤論在流傳,說大量買進老撾的石商都被套牢,低價脫手。但另一方面也有人說,礦區已軍事管制,管制開採,意謂著這礦的數量有一定限制。

總之,消息非常混亂。

目前為止所看到的是,市場似乎「ㄍ一ㄥ」在那裡,石商們還是要往高價處去炒作,而買家也在觀望,希望能夠以更低價格買到。

中短期來說,這個市場怎麼走很難說,什麼時候價格會掉到什麼價格,甚至不降反漲,恐怕沒人敢保證,現在市場上也是各方看法不同。

短期來看,個人從知道有老撾石以來一直到現在,只看不買,原因很簡單:貴得不像話!相信很多人也和我一樣的感覺。我覺得老撾石勢必得再降價這個市場才推得動。

但長期來說,我覺得玩家,特別是入門的,過去幾波都沒能收到好石的初入門玩家,必需好好把握這波老撾石帶來的收藏機會。

收藏這種事,「稀有性」是支撐價格的最大力量,因此市場總是會鄙視正在「大量生產」的東西。但礦石這種天然資源,可不可能源源不絕,沒有採完的一日?老撾石礦量再大,總有逐漸減少的時候,再者,品質好的一樣會是少數,一批礦開出之後市場流通物件的品相一定是每況愈下。

這是有前車之鑑可循的。

上一次是大約十年前的新芙蓉,那一波也是壽山石剛在對岸市場萌芽的時候。

當時石商們幾乎把芙蓉視為「膺品」,對於壽山石,只認荔枝、田黃,不承認芙蓉。其鄙視程度比現在市場在看老撾石還嚴重。汶洋在盛產時也面對類似的情況。

現在有人會懷疑芙蓉石的收藏價值嗎?如果當年你趁大家在鄙視芙蓉石的時候努力買,那麼現在應該收藏也很豐富,雖然沒能趕上二、三、四十幾年前的收藏黃金機會。

再來是二十幾年前的巴林石,還有巴林雞血石。當年,如果買壽山石問說「這是巴林嗎」,意思等於是說「你拿假貨在騙我」;如果買雞血石,問說「這是巴林雞血吧」、「這不是昌化的」,意思也是等於「你拿假的雞血石在騙我」。

現在有人會懷疑巴林還有巴林雞血的收藏價值嗎?現在回想,二十幾年前不就是收藏巴林石還有雞血石的黃金時機?

老撾石的條件是可以和巴林相比擬的,他有很美麗的色澤,近似於壽山石的特徵與石德,就下刀雕刻的石頭品質來說甚至不遜於壽山,那麼長期來說,絕對是值得收藏的。

問題只在於價格,還有作品好壞問題。

有人拿金田黃和黃龍玉當市場炒作失敗例子認為老撾石未來市場不會起來。

我之所以不支持這看法,是因為這兩種石頭離壽山石太遠,也不屬印石範疇。但老撾石不一樣,它太像壽山了,而且它也是做為印石,所以未來命運會很像巴林。再不濟,至少也會比昌化、河南、江西等外省石還好,看倌可想想,這些外省石是否有行情呢?有的,只要是漂亮、精純,也是價格高不可攀,你有錢還沒得買,連看都看不到,而且也不用假冒壽山石。

在策略上,建議可以等價格修正,或市況逐漸明朗之後,開始慢慢分批買進一些精品,中下等的東西盡量少碰,因為這類東西就算是壽山、巴林,至今也是行情都不好,增長的幅度也不大。

主要是現在市場很亂,很多石商甚至把老撾石賣得比壽山石還貴。當然了,如果你擔心價格下不來,自己口袋又深,那麼當然可先不管他市況未來如何,先買一些,先求有再說。

「老撾石一定要比同等級的壽山石便宜很多」,這是金科玉律,甚至還可加一條「比同等的巴林石也便宜很多」,所以這類亂開價格賣得比壽山貴的東西就別看了。至於到底要多便宜才算值得,這個就難說了。因為壽山石本身的價值就不是那麼好評定了。這個價格基準,可以依你過去對於壽山的評價來做比較。

但只要把握住「老撾石一定要比壽山石便宜很多」的原則,不要看錯品種而把老撾當壽山買了,在這幾年裡分批買進要犯錯的機會應該不大。若要等「最低點」,那麼很可能最後完全錯過,不管什麼市場,最低點一定只是無法掌握的一瞬間。

如果分批買進,或有買貴,或有買便宜,但平均下來,長期來說一定是買到便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