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可能石種認識-金華石

      


20101126在金華市博物館,數百方大小各異、形狀不一的石頭也迎來了一次盛會,由金華市政府,市工藝美術行業協會,金華賞石協會,舉辦的第一屆康恩貝杯金華市首屆黃蠟石、螢石雕刻藝術精品展覽會開幕,金華周邊縣市及一些省內外的石友們蜂擁而至。當天,或晶瑩通透或瘦骨嶙峋或五彩斑斕,一塊塊造型迥異又似乎深藏寓意的石頭,在博物館內擺起了石頭陣。與之相對應的則是那些熙熙攘攘的賞石者。有石友感歎,還真想不到竟然有這麼多的好石者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金華本土黃蠟石因其油脂或蠟狀光澤的特性,給人以似透非透的感覺,再加上其色澤豐富,所雕琢出的各種掛件、手把件,受到越來越多的人喜愛。可以說,蔚然成風的現代賞石、藏石熱潮,給很多人帶來了良好的財運和商機。


       近一兩年時間內,黃蠟石原石的價格一路飆升。如果說此前和田玉的投資熱潮曾撥動了很多人的心弦,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關注黃蠟石,有些人把金華黃蠟石作為一個新的投資領域,正著手大量收購原石。
 
      
據金華賞石協會不完全統計,目前金華整個大市玩石者有十萬之眾,其中半數左右是近兩年隨著黃蠟石在金華的風生水起,加入到好石者行列的市區婺州玉館、金華婺州玉文化研究所負責人朱國新說,除了石質好,金華黃蠟石在玉的特性上更接近於和田玉,不像黃龍玉那樣因過於通透而顯得張揚,在某種程度上,更符合傳統儒家文化所宣導的含蓄、內斂的思想內涵。我市的奇石收藏愛好者也給這個本土的奇石瑰寶起了很多雅稱、別號:婺州玉、婺州黃、婺州黃玉、婺州黃脂玉……所以由市經委、市工藝美術行業協會聯合舉辦的金華市首屆黃蠟石、螢石雕刻藝術精品展覽會將邀請國家和省地質、寶玉石、工藝美術等行業有關專家對婺州黃蠟石進行品質論證和命名研討會。


       據悉,我市舉辦首屆黃蠟石、螢石雕刻藝術精品展覽會期間,相關專家還將對參展作品進行評選,選出我市黃蠟石、螢石雕刻藝術最高藝術作品和藏品,頒發金獎、銀獎、銅獎和優秀藏品獎。參評作品必須是我市石雕企業及在我市工作的個人設計或製作,具有較高藝術創新的黃蠟石、螢石及其他玉石類雕刻作品,企業作品不超過8(),個人作品不超過3()。金、銀、銅獎作品設計、製作者可作為市工藝美術類職稱評審的破格條件。金獎設計、製作者可以參加市工藝美術大師評審。





      


正月初三至正月初五,金華古子城管理辦公室和市工藝美術行業協會舉辦婺州黃蠟石展,來自市區和周邊縣市的黃蠟石收藏愛好者、雕刻藝人等聚集在古子城,相互交流、鑒賞黃蠟石藏品,展示金華石文化。


  


 

回應

Jack's 的頭像

http://city.qianlong.com/news/2012/1120/135340027382107.htm

不知有沒有人有玩過、看過的?

因內蒙古巴林、浙江昌化、貴州壽山這三大雞血石產地的雞血石資源臨近枯竭,陜西旬陽近年來成為國內目前儲量最大的產地.
在游資和藏家的追逐下,當年被人棄於路邊的旬陽雞血石橫空出世,曾有蘇州藏家以2萬元每克的「天價」,買走了一塊88克重的石頭.儘管如此,這些瘋狂的石頭的價格依然看漲,似乎遠未到達拐點.
來自浙江、福建等地的闊綽買家,一度云集旬陽這個名不見經傳的陜南小城.而因出手一塊石頭一夜暴富的財富傳奇,在當地亦屢見不鮮.
旬陽雞血石價格暴漲的背後,則是當地雞血石礦產非法開採亂象.
雞血石風暴
3月29日晚7時,在陜西省旬陽縣金世紀大酒店旁的一家煙酒店裡,兩名當地年輕人正和店主圍坐在茶海邊.年輕人想以2.58萬元的價格,買下眼前三塊像淋灑了鮮血的石頭.但店主堅持認為這些石頭價值2.6萬元.
此時,一名剛從北京趕來的年過六旬的婦人走進店門,蹲在店內的水盆旁,從裡取出幾個石頭,翻來覆去地仔細查看.
這些天來,這家煙酒店店主蔣先生心情不錯.每天,他都要接待不少前來「審石」的當地和外地買家.在過去幾年裡,旬陽縣城內圍繞天池路等街道,形成一個雞血石交易中心.一個月前,蔣專門在店裡騰出一半空間,兼營雞血石.
自2011年5月起,幾乎毫無徵兆,這個寧靜的陜南小城,製造了一場雞血石風暴:在不足一年時間,旬陽雞血石價格猛漲8倍以上.儘管如此,這些瘋狂的石頭的價格依然看漲,似乎遠未到達拐點.
這個當地人眼中的「紅石頭」,就是近年來國內投資、收藏界的新寵,在拍賣市場上屢屢創出天價的——雞血石,激起了投資者、藏家和旬陽人從未有過的慾望.
稀缺的資源,空前的需求,草率而急切的收集者,投機獲利的倒賣者,如獲至寶的雕刻師,紛紛慕名而來,云集旬陽.這個陜南小城,一幕新版「瘋狂的石頭」正在上演.
「你是來買『紅石頭』的吧?坐我的車,我直接帶你到礦工家裡,價格會便宜.」3月29日,旬陽縣小河鎮街頭,貨車司機們這樣招呼著陌生的路人.
與小河鎮相距26公里盤山公路路程的,是公館鄉,一個四面環山沐浴在溫煦的陽光下的鄉鎮.
不遠處的山腳下,坡度平緩處搭建著連體工棚,後面的山道里,廢棄的礦石形成一個巨大的斜坡,四周分佈著五六處汞銻礦礦洞.這些礦洞由私人承包,開採方式是炮采,目前大多已停工.
「紅石頭」是採礦時很難遇到的珍貴礦脈,有時,礦工們「十多年都遇不見」.
2011年10月的一天,「44號洞」的承包合同已近期滿.「轟」地一聲炮響,工人們炸開一個直徑八九米的礦柱,準備停工歇業.
後來,當班鑽工郭振強回憶,礦柱裡現出一層厚度達1.4米白色質地的含血石層,其間夾雜著一層厚20釐米、長寬約3米的「像紅紙一樣的石頭」.
「我打鑽20年,沒看見過有這麼純這麼紅的石頭.」郭振強說,這塊純紅石被炸成碎石和碎渣,自己撿了一小塊,後來送人了,「這個肯定值錢,但誰也不知道它到底值多少錢」.
這是雞血石中難得一見、價值連城的極品,名為「大紅袍」;其外層部分據稱是中國國石專家、高級工藝美術師林加俊命名的「雞血玉」,屬旬陽獨有品種.專家估計,若這個「大紅袍」能完整地采出,其價值至少也有上百億元.
像郭振強一樣,當班的20多名工人做夢也不會想到能有這麼好的財運.「大紅袍」發現當天,消息尚未走漏.洞內的採礦工人各顯神通,以各種途徑將這些珍貴的石頭從礦洞裡往外帶,有的探到其它洞口偷運,有的給管事的一些錢夾帶出來.「真正好的東西,一開始就在工人手裡」.
礦石運出後,在人工選礦時,工人們看到了礦石中的一些「寶貝」.於是,第二天消息才傳開了.後來,這一礦脈用了四天才挖盡.據稱,當時生產礦長、安全員、絞車司機、鑽工、鏟工等一條線配合,等礦主湖南人何先生聞訊而來時,「寶貝」已被撿拾殆盡.
後來,公開的交易開始在周圍興起,礦上的工作人員和周邊的一些村民坐地銷售這批珍貴的石頭,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當初按每斤1000元左右交易, 但價格每 天都在躥升.接下來的瘋狂的景像是,來自浙江、福建等地的人奔湧而來.「當時光是幾十萬、上百萬元的豪車就有近百輛,鎮上的街道都停不下了.」一位當地政 府官員說.
一位目擊者目睹的幾次交易是:一塊10斤重的雞血石賣了30萬元.還有一塊幾十克重的石頭賣了1萬元.有塊石頭有人出價5萬元,持有者沒賣,後來被別人15萬元買走.「一個農民手中的一塊11斤重的雞血石,賣了16萬元,還是熟人價.」他說.
一時間,旬陽人言必談及雞血石.公館鄉周圍,處於亢奮、瘋狂中,白天晝夜,到處湧動著交易的場景.一些人轉手可得到幾十萬元,是那些窮工友們一輩子也攢不到的金錢;有的外地商人最少的都買了幾十萬元的雞血石,回去倒手一賣,或者對原石進行加工,能賣幾百萬元.
這讓當地人如夢初醒,於是不少當地人也加入了收購的行列.本地一些大老闆也花巨資購買了雞血石.
「有錢的老闆都像敗金狂(花錢大手大腳的意思).」一位當地人感嘆道.雖然價格昂貴,但這種極其稀缺的雞血石依然「一石難求」,上品的被炒到一斤3萬 元,甚至更高.「你敢要多少錢,人家就敢給你多少錢」.不過,看到自己手中的石頭被人轉手賣了翻倍的價格,有人會感到一種實實在在的痛苦,「心像被撕碎了 一樣難受」.
這樣的境況持續了兩個月時間,公館鄉才恢復了一些平靜.而現在,到這裡的人仍有機會溫習到這種盛況的餘波.對「紅石頭」的搶購還未停歇.有的當地婦女見到有外人經過,立即放下手裡的活計,拉你到家裡看石頭;有人會一臉神秘地湊上來,留下電話,說有好貨等著交易.
被「糟蹋」了的好東西
儘管雞血石是旬陽的珍稀礦產資源,但當地人並不認識這種珍貴的石頭.2000年時,雞血石在當地無人問津,被棄於路邊,有些礦區的村民甚至用它壘豬圈、羊舍.2011年上半年前,它開始被製成雕件、印章,在小範圍內被人作為禮品使用.
按地質專家的解釋,雞血石就是含有硫化汞的紅色石頭,是汞銻礦伴生物.在自然地質作用下,巖石被硫化汞礦液浸潤礦化,色似雞血,鮮活靈動,故名雞血石, 是中國獨有的珍貴寶石,形成於約1億年前的晚侏儸紀火山噴出巖中.自發現、開採至今已歷時3000多年,一直是印石和擺件材料中最具觀賞價值者,歷來為文 人雅士達官顯貴們所追捧.
1960年代,陜西省地礦局地質勘探專家在旬陽境內發現2000餘座古人採礦留下的古汞礦洞,從其出土的器物分析,最早的古汞礦洞大致屬於秦漢時期.
秦始皇陵考古專家段清波認為,從資源儲量、開採年代和地理位置等方面考察,秦始皇陵墓中的大量水銀有可能就來自旬陽.
目前,旬陽已累計探明汞儲量達1.47多萬噸,是目前世界最大的汞礦區,其汞產品佔全國銷量的七成,被譽為「中國汞都」.
旬陽縣公館、洛駕、北溝、青銅溝一帶,古人統稱青銅溝,是出產雞血石及硃砂、寶砂石的礦區.
聞知北京故宮(微博)裡所用最好的硃砂產自旬陽青銅溝,2004年,中國國石專家、高級工藝美術師林加俊前往旬陽進行考察,這才發現了旬陽雞血石.
當地人說,林並非是發現旬陽雞血石的第一人.早在2000年,旬陽的雞血石就招來一些浙江、福建等地客商的採購.昌化雞血石資源已經枯竭,他們找到了新資源.
最早駐紮在公館的是一個人稱老麻的浙江老翁,專做原石生意.人們注意到,老麻和其他外地客人一樣,他們最中意的是那種白色底子、透著紋路的活血狀原石. 後來,人們慢慢探聽到老麻的秘密:這種雞血石色質與昌化雞血石無異,絕大部分旬陽雞血石被冒充昌化、巴林雞血石進入市場.
現年52歲的袁和耐,是旬陽最早「挖疙瘩」(指雕刻雞血石)的人.2005年,在縣城做根雕的袁開始涉足雞血石雕刻,現在他是當地公認的具有創意和設計能力的師傅.
在袁的記憶中,外地人來旬陽買雞血石,最初僅幾塊錢一斤;10年前,漲到幾十塊錢一斤,「當時都是『扒堆』賣,一堆才賣幾百塊錢」.
每隔一時段,小河鎮的幾輛皮卡都有可能攬到一筆意外的生意,拿到6000元的費用後,載著客人和他們採購的雞血石返回浙江.
漢江與旬河漸次交匯,陰陽迴旋,地處秦巴深山的旬陽縣城被稱為「天然太極城」.裹挾著利益之爭的雞血石亦如跌入一個巨大的「太極陣」中,有了普通人看不透的東西.
大部分雞血石在井下就被礦工藏匿,交易在一個固定的小範圍內進行.做原石生意的,在礦井都有一條線的人馬,並逐漸控制著自己的雞血石產區.
2006年前後,雙河鎮的楊仁廣開始涉足礦區的原石收購,轉手倒賣了大量價廉物美的玉石,因此致富.礦主等管理人員一般不下井,即便對上井人員採取搜身都措施,但依然無法阻止私下的交易.
「以前,絕大部分當地人不知道旬陽產雞血石.」在縣城開著一家奇石店的鄭守國說,最初嘗試做雞血石生意的,是幾位玩漢江石的愛好者,他們想以外地人為榜樣,開始一種新營生.
從販子手裡搞來雞血石,運到陜西藍田、河南鎮平等地,製成印章、山水雕件.當地用此送禮和把玩的人較少,生意清淡.為減輕生存壓力,店主對原料產地諱莫如深.
袁和耐的展室裡,擺放著一顆用雞血石雕成的鮮紅桃子,形狀大小與獼猴桃一樣,要價三萬元,當初的原料僅花了200元.
「所有的上品,都來自偉大的創意.」袁和耐說,「我輕易不做精加工,除非別人要求做,因為與大師的水平相差太遠了.」
當地經營雞血石的店家,最大的瓶頸就是自己不會加工,但請外地人加工的雕件又都很粗糙.3年前,鄭守國以每人每月工資一萬元的高薪,從河南請來兩位匠人,試工10個月就辭退了,因為,「好的毛料最後讓他們做成了次貨」.鄭守國開始把雞血石運往福建加工.
鄭守國從出售雞血石雕件中獲得了一些收益,但失去的更多:40多斤的毛料做成雕件,僅剩20斤,包括他做過的100斤毛料也是如此.尤其令他後悔不迭的 是,因為不夠慎重,或許易於雕刻,對珍稀的紅色部分濫施刀鑽,保留的多是青色部分.「好東西被糟蹋了,不然現在放著那些毛料會更值錢.」他說.
而石雕大師們對充斥於當地坊間的那些「沒有雕好的次貨」而深感惋惜.
賣苦力的礦工比礦主還富有
按照石料質地不同,旬陽雞血石有軟地、硬地之分.軟地雞血石主要是葉蠟石、白雲石質地,硬度3.5度左右,半透明色澤,易於手工刀刻;硬地雞血石主要是方解石、石英石質地,硬度在5至7度.
軟地雞血石其色質、價值同等於昌化和巴林雞血石,旬陽雞血石以硬質居多.其內外含血濃厚鮮活,不褪色,經久耐磨,是雕琢工藝品的佳品.
目前,中國雞血石三大產地分別為陜西旬陽、內蒙古巴林、貴州壽山.而據業內人士估算,旬陽每年產出雞血石原礦石不到20噸.全世界七成的雞血石,就產於這片面積50平方公里的區域,目前的開採年限只有10年左右.
旬陽成了世界的雞血石集散中心.很多外地雞血石經銷商購買的頂級旬陽雞血石,其價格卻僅是昌化雞血石的千分之一.業內公認,目前能把旬陽硬雞血石做成上品印章和工藝品的,僅是浙江、福建一帶的石雕大師.
但對於旬陽人而言,雞血石就是冰塊,轉眼就從手裡化掉了,只有他人真正獲利豐厚.
2011年5月,旬陽政府邀請國內雞血石鑑賞專家和高級工藝美術師來考察.專家們給了旬陽雞血石很高評價,甚至稱讚一些品種比國內其他產地的都好.為了謹慎起見,當地政府要求這次座談會一律不得對外發佈消息.
但是,旬陽產優質雞血石的信息像病毒一樣,很快通過社交網絡四處蔓延,無法控制.江浙、福建、上海、西安等地客商紛紛前來,旬陽市場開始紅火.
鬧哄哄中,有人開始偷偷炸礦.同年10月,「44號洞」的礦工,心有不甘地炸掉井下礦柱,發現了最頂級的雞血石,旬陽突然以別的地方從來不會有的方式,吸引了外界的目光,並且引起當地的騷動.
這之後,央視赴旬陽採訪汞礦石冶煉,並製作播放了一集介紹當地雞血石的專題片.
當地有人為此懷疑,造勢活動是當地大佬們精心策劃發起的,刻意引發人們的渴望,最終目的是將大眾的渴望轉為一股購買熱潮.因為多年的篩選、收集,上好的雞血石一部分在權貴們的手上,意在變現出貨,抬高身家.
「一個出賣苦力者相比他的老闆,反而會掙來更多的錢.這不是可笑的悖論,這個事實就發生在附近由私人開採的汞銻礦中.」公館鄉一位姓邢的知情者稱,這種事的幾率以後可能會更高.
在當地,每遇礦上招工,應招者爭相恐後的爭奪井下工的名額,而擠破頭的工種是打鑽和炮工.與其他地方的同行最大的區別是,他們並不在意工資的多少,他們 在意的是這些工作崗位所能帶來的機遇——遇到珍貴的雞血石,或是更為稀有的寶砂石(即雞血晶).滿懷著成為下一個暴富傳奇主角的憧憬,他們鑽入礦井.
在公館一帶,大多數坑口的礦老闆只是下層的承包者,他們大多來自湖南,並沒有什麼光彩照人的地方.實際上,小汞銻礦的採礦權被當地人買下,自己並不經營,而是發包給湖南人.
據介紹,原來一個坑口,打四五年才交幾十萬元的承包費,但今年的承包費直線上升,背後推手自然離不開雞血石的魅影,另外還有汞和銻的價格飛漲因素.
以「44號洞」為例,今年的承包費已達400萬元,新來的湖南老闆接手後正為重新開礦做著準備.「這裡的洞子幾乎都采空了,承包它們風險太大了.」一位知情者說.
「現在就像把一個寶貝炸開再來賣碎塊.」袁和耐坐在自己店裡,豎立一旁價值68萬元的一塊雞血石奪人眼球,他說,「旬陽雞血石的實際利用價值不及實際價值的百分之一.」
旬陽雞血石資源如何才能得到保護性的開發?當地一位官員顯得很無奈,雞血石只是在開採汞銻礦的過程中碰到了才開採的,可遇而不可求,所以現在縣上還沒有專門開採雞血石的礦.而大多數的汞銻礦由私人開採,要礦工私下停止對原石的破壞性開採,採取合作態度,還不現實.
當地的多家金融機構均表示,即使有專門開採雞血石的礦,因屬高風險行業,都不會考慮提供信貸支持.
目前,旬陽提出一項以開發雞血石文化新產品為龍頭的重大文化產業項目.內容包括建設旬陽雞血石文化產業園,從事雞血石等系列配套產品的研發.
有雞血石經營者認為,過去幾年,一些政府主導的項目,往往違背市場規律,有著不少經驗教訓,正因為如此,這次是否還是認認真真地干一樁錯事,值得審慎行事.


來源:新浪收藏

旬陽雞血石價漲8倍 賣苦力礦工比礦主還富有

 
當地村民袁琳琳展示非賣品—「44號洞」出產的罕見雞血石.——本報記者 杜光利 攝

石種太多了, 收不完也學不完, 人人都已發財為優先, 又有幾人是真的欣賞石的美, 工藝的美~

stonesta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