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可以攻錯--談「外省石」(下)

一點點科學

>> 相關文章:他山之石可以攻錯--談「外省石」(上)

是不是「外省石」的鑑定,問題又回到本文一開始所說的:它也不是科學。而且,很多情況,它的爭議更大:特別是涉及到商業利益時。

但是,幸運的是,有一些算是很「科學」而「客觀」的特徵,卻是可以做為某種「產區」的標記證明。只要帶有「外省石」標記者,當然就可以斷定為不是壽山石。

雞血

現有的印石當中,就只有巴林與昌化兩地有雞血的特徵。血多者就是以「雞血石」在買賣,少者,則可當作鑑識用的產地特徵。

過去個人曾遇到過幾次這種情況:大家在爭論某顆印石是善伯洞還是巴林石,一直無法有定論。後來在印身某處不顯眼的地方找到一個微不足道,很難見到但很關鍵的「一滴血」,於是爭議馬上落幕:那就是巴林石,不會是壽山石。

 

藍色的腰帶

像藍帶、藍星、藍釘、紫羅藍…這一系列「藍」色特徵,都是壽山以及其他石種都沒有的,目前只有青田石有這種特徵。所以只要找到這些特徵,就可以鐵口直斷。

在群秀出版過程當中曾有石友拿一個「芙蓉」擺件,在攝影之前被我斷定為是青田。鑑定石頭上我很少「鐵口直斷」,但那次之所以敢如此,是因為在底處未雕過的地方,留有只見於青田的「藍帶」特徵。

但我曾親眼見過一顆怎麼看都比較像壽山高山凍但卻帶有藍星的石頭!當時請教過許多前輩,也沒最終答案。所以「絕對沒有」這種話我也不敢說。(請見左圖)

這顆奇怪的石頭,若斷定為青田,大概只有「藍星燈光凍」可以解釋它的白色凍地,或許那真是傳說中的燈光凍也說不定,只不過石頭差傳說中的美實在有太大的距離。

話說回來,天都會有異象,小鳥都可倒著飛了(左傳記載「六鷁退飛過宋都」),石頭有個「萬一」,就是一萬分之一的例外,或許還是可以解釋的。所以既使這顆石頭最終被科學鑑識認定為壽山的,我想「壽山沒有藍星」這個原則還是可以成立的。

        

↑ 圖說:各種不同的藍色系特徵,藍星、紫羅蘭、蘭帶,全都是青田石才有的。左一的石頭若沒有藍星,則很可能會被斷定為壽山的旗降,或老嶺一類。最後一張若少了那些圓點,就石頭的地來看很容易被視為壽山的月尾紫。

 

物理特性:硬度、刀感

再如湖廣石,由於硬度較低,所以只要指甲刮得下去,就幾乎可斷定是湖廣。如左圖,圖中白色粉末是我在拍照前用指甲刮出來的。

湖廣石經常被冒充為高檔的芙蓉、高山來賣。不過,後來湖廣又出了一些硬度較高而讓指甲刮不下去的,它的鑑別又是另一故事。

至於市場傳聞說河南石密度較低,拿起來較輕,個人感覺好像有那麼一回事。河南的晶凍除了會有一種特殊的「塑膠」質感之外,仔細掂量,感覺好像真的會較輕一些,但是由於差別細微,所以太小顆的就難以感覺得到。

只不過,個人曾經無聊到為各種印石做應該還算準確的密度測量,卻沒發現有顯著的差異(也就是都在某個合理範圍內)。或許是我的樣本不夠多,但目前這是不是一個科學、客觀的標準個人也不能確定。

↑ 圖說:左為老湖廣石。右為近幾年新出的新湖廣石,硬度比過去增加一些,指甲無法刮出痕跡。但除了質地很燥之外,下刀刀感也是乾鬆型。

另有一個「破壞性」的鑑別方法則是動刀,但這也並非很一體適用,只是這個方法有時可以做為一些有力的「佐證」。然而,若是沒有雕刻或篆刻經驗的人,動刀也是枉然。

像是青田,在外觀與特徵上經常和芙蓉相當像,而質在中下的則與芙蓉同系的峨嵋,還有老嶺石相當的像,難以區別。但若是優質的青田,下刀刀感有種獨一無二的爽脆,是其他任何印石所沒有的,這種爽脆,還是許多篆刻家所最愛的,我曾問過幾位刻過封門青的老篆刻家最愛刻那種石,答案就是封門青。而小弟我也有幸刻過,那種刀感真是痛快到讓人難忘。

只不過,這也僅限於優質的青田,若是中下等的,青田和芙蓉還有老嶺的刀感並沒有顯著差別,雖然說青田通常來說是比較偏「脆」的--但我要強調的是那種判然兩分的感覺,而不是精微到讓人很難「感覺」差別的。

↑ 圖說:幾顆典型的青田石。最右為封門青,下刀非常爽脆。

而像一些晶晶凍凍長得像高級壽山石的河南石,若看不出來,下刀經常可見原形。因為通常壽山達到晶凍者一定堅結細密,但河南石本質就是乾鬆,成晶凍者本質亦然,它騙得過你眼睛,卻難以騙過刀子,兩者刀感有著天壤之別。

下刀有點「黏刀」感的,通常不是丹東就是昌化,只有這兩種石頭會有那種刀感。壽山則沒有,巴林雖有,但少見。

其他常見而大家傳說的特徵,屬較主觀而不科學的,如江西石通常會有「磁器」或是表面會有「蠟質」感,但這也是某種常見特徵而已,難以一體適用之外,像是巴林、芙蓉也都有以「磁器」感為特徵者。如磁白芙蓉。

也有專家說只有昌化石有帶石英砂,可以找到石英砂的就是昌化。但我非常懷疑這個判定準則,因為印象中石英應該是分布相當普遍的。

有許多商人流傳說巴林石會有「麻面」,壽山石不會有,這個我則是半信半疑。所謂麻面就是讓石面反射光線觀察其表面,會有細微的凹凸不平。

個人也發現到,雖然其他品種也有金砂,但一般來說較為常見的還是壽山與巴林。而且巴林與壽山的善伯、杜陵的金砂形態似有些不同,若是呈粉沙狀的較可能是巴林石的金砂。但這也沒經過詳細而有系統的驗證,所以個人也還不敢講得太確切。

水草

最後要談的則是一個相當有意思,但是似乎玩石者不是很在意的特徵:水草。

可能是因為壽山石並沒有「水草」特徵的關係,所以這個特徵也經常受到忽略。

保守的說,至少它在壽山是極為罕見,罕見到目前為止我還沒見過,也請教過許多前輩,也沒見過。若有見過的前輩,也歡迎拿來讓大家見識與討論。

水草的定義,目前我並沒有看到什麼書有專門而深入的介紹,所以這裡僅能提供個人的玩石心得與見解,也歡迎行家的指正。

感謝曾兄來信指正,原來水草並不是植物化石,而是一種軟錳礦,可參考 1. 台灣大百科。2. 維基百科(英)3. 檢舉 樹枝化石? 軟錳礦啦~

個人觀察水草,認為它很可能是古代植物的化石遺留(像是地衣一類),通常它都是以規則狀的黑色礦物形式存在於石頭裡面。但青田石裡我有一顆水草帶紅的,這就比較少見。(見下圖)

大體而言,較常見有「水草」的印石包括巴林、丹東,還有青田。

其餘印石──我不敢說絕對沒有,但印象中沒見過水草,至少是好少見的。

值得注意的是,巴林、丹東、還有青田的水草有也都有很顯著的不同形態,所以至少我們可以根據這些已知的水草典型形態而斷定為以上的三種石種。若再輔以對這三種石種的一些基本認識,那麼鑑別上就變得極為簡單。

常見的這一種巴林水草又有一種特有的名稱──松針。通常它都是呈「片狀」分布,就是你可以清楚感覺水草構成一個「平面」,而且其形態很像檜木或扁柏的葉子。但偶也可見到不是這種形態的。

↑ 圖說:前兩張的巴林水草有人稱它為松針,這種片狀形態是最為常見的。第三張的形態,則較為少見。

 

青田水草則呈一種鬆散的叢聚分布形態,有時候會呈線狀排列,而每根水草都偏向是「針狀」(下圖左與圖二);另有一種形態則像是一群小蟲(下圖三),有時密度高時會很接近丹東的水草,但細看其形態還是有所不同。主要不同點除了水草形狀之外,青田的分布會較深入石地肌裡,丹東比較表層。

另外與青田較近的昌化我也懷疑應該有水草,我在濤寶的網站上也搜到一顆帶有水草的石頭,且幾乎可以確定是昌化石(賣方也說是昌化),而其水草形態與青田較為接近,可能是兩個礦區較為相近的關係。

丹東水草則是浮於表層的形態,其水草有點偏團狀,而且顏色燈照細看會有點偏黑褐色,而不是純黑。因為這樣的形態特徵,一些商人會刻意將它處理成貌似「石皮」,然後將石染成黃色以田黃出售。所以,下次看田黃時,記得仔細看它的「烏鴉」皮是不是長了「羽毛」。長毛的烏鴉皮,十之八九都是丹東石。

↑ 圖說:丹東石的水草多為這種浮於表面的團狀形態。市面上許多以白色丹東石染成黃色,然後拿水草這種特性充當石皮,然後冒充田黃的。丹東石基本上以兩大色系凍石為主,一是綠色系,各種不同的綠色,從淡綠到墨綠等,二是灰色系,就是從白色到黑色中間的不同濃淡的凍石。

然而,以上所舉,只是比較「典型」的,偶爾還是會遇到一些和這些典型不是非常相符的。但是基本上這三種石種的性質差很多,只要佐以其餘特徵,就會變得很好辨認。

回應

weisun4's 的頭像

獲益良多.  :-)

Jack's 的頭像

ㄏ,也算是我寫這篇文章的回報,不然一直被自己的直覺所騙,老以為那是植物化石。現在終於了解了。我沒把內文修改,不過把資訊加上去了。感謝感謝!

weisun4's 的頭像

手邊曾有不同玉石都有水草, 如巴林/軟玉/台灣本土玉石...

自己的部落格內也一直當它是小草, 近來也是多虧石友指正. 才恍然大悟.

一場美麗的誤會. ^_^

tony339346's 的頭像

郭兄,費心費功的好文章,受教了!

f5864's 的頭像

好文!

好文章, 獲益匪淺, 多謝了~

stonestamp

好文

「壽山沒有藍星」這個原則同意是可以成立的

twotwo662631's 的頭像

圖文解說詳細,但小弟剛入門所以有一些解說還無法理解.能分享先進的經驗 真感謝!

rich8989's 的頭像

果然精闢~清楚明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