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山之石可以攻錯--談「外省石」(上)

 

在收藏印石的路上不管你收不收藏所謂的「外省石」,也就是壽山之外的石種,都要去了解外省石。

除了「增廣見聞」的效益之外,最實在的,就是可以避免自己受騙。甚至,若進一步不排斥,也可增加自己的收藏廣度。

>> 相關文章:他山之石可以攻錯--談「外省石」(下)

關於石種鑑定的一點點感想

石種的鑑定不但是非常艱難的事,更糟糕的是,它並不是一個科學

雖然市面上有諸多算是權威的書,但不但稱不上是「鑑定科學」,甚至與「市場知識」還有很大的脫勾。很多情況,都讓你很難拿著書本的知識,進入「市場」與人溝通。

實際上我們在交流印石時會發現到,絕大多數的「知識」,都只是商人與商人,收藏者與收藏者,或商人與收藏者之間,彼此口耳相傳,交換而來的心得結果,答案是什麼端賴你相信誰說的,或者你比較親近的「團體」。每個人或許也都有他自己一些鑑別的小丿步,但講得再怎麼頭頭是道,充其量那也只是他個人的主觀經驗談,既不是客觀標準更稱不上是科學。也因此我們發現,經常同一顆石頭,你問了不同「專家」,會有許多不同的答案。

但我們若把「鑑定」的眼界放大,去異求同,避開爭議大的,那麼,幸運的是,這個紛亂的「市場知識」還算有些微的「客觀」可以追求,相信市面上八、九成的印石,多找幾位「專家」看過,多數都能有一個大家都可「認可」的答案──所以這裡也給初學的收藏者一個建議,收藏就要「開門」的,不要有爭議或歧異的。

但請注意,我只說「認可」,意謂著這不是科學,也不是終極答案。因為絕大多數爭議的印石都難以科學方法證明它就是出自那裡!所以那充其量也都只是一種「市場」上大家可以達到較多「共識」的可能答案,並不意謂著他是真理,它是標準答案。

所以,鑑定石頭這事,對於那些可以很堅定的認為自己的答案就是對的,或者是指認某人的答案就是錯的,甚至鄙視自己不認同的答案的人,我是最無法茍同的。

而本文所要談的,頂多也只是去異求同下,個人認為可能較無爭議的部份。看倌若認同就參考參考,若不認同,那也是平常事,也正好反應石頭鑑別這事有多麼岐異而不科學--但至少個人這裡所寫的,是十幾年來拜過很多幾十年的老師傅之後所整理出來的良心答案。

不可不認識的外省石

市面上外省石流通之普遍,恐怕比一般人想像的還要高。

像青海冒荔枝這種人人皆知的低級騙術就不用說了,比較值得注意的是,甚至,一些只「專賣」壽山石的賣家,也經常以江西、丹東、昌化、河南……不同的外省石當壽山石賣。賣方或許知道,或許根本不知道。

至於巴林,因為近年來它的身價市場也已經給他一個公道,其本身的價值有時不輸壽山,再者許多個案的確難以科學證明,所以以巴林當壽山賣的情況也還算情有可原。

個人也發現到一個現象,有些頗具權威的專家,可能只鑽研壽山石的緣故,遇到外省石就會破功。例如,一顆開門的青田或昌化石,可能他會努力證明那是壽山某某品種,像是旗降或是老嶺。或是遇到還算開門的江西石卻會往善伯旗去證明。但其實只要對那些外省石有些微的研究或了解,就很容易看懂的。

當你排斥外省石,而沒去接觸與略微研究時,結果往往就是如此,反而對它無法免疫,所以踩到「地雷」的機會就會增加──既使你在壽山石上有了很深入的鑽研。

外省石的樣貌,絕對比我們想像的還要豐富而多變。有位對於外省石有深入研究的友人就曾說過:壽山所有能夠找到的特徵,昌化石也都找得到!(仿彿記得他也還說過江西石還是河南石也是如此。)或許這話還應該有所保留,但絕對必需嚴肅看待。

例如,我曾見過像荔枝的丹東石,騙過的是高檔買賣圈裡的專家(就是以十萬百萬為交易的那種),不是一般的初級收藏者──而且那丹東的確有那個條件,絕不是那種低級、乾鬆的丹東。〔結晶性好,又帶蘿蔔絲紋,不帶丹東常有的綠色調的,那品相就是冰糖荔枝的樣子。〕

也見過像三色荔枝晶、三彩水洞高山、三彩杜陵晶、頂級巴林福黃、巴林晶的河南石;像二號礦晶、杜陵桃花凍的昌化石………像坑頭晶或李紅善伯的江西石……

當然了,你萬一買到這些極品的外省石,其實也不冤枉,因為只要是美石,都是值得收藏的,不該因為它的「出身」低而受到否定。而且我看到的那些極品外省石,很多都是名正言順以它自身的品種名在市場轉手,不需欺騙,它的價值也是不凡。

反之,壽山的爛石也很多,可以拿去當垃圾的真品壽山不勝枚舉。可是,你若是把染黃的丹東或是做過「拉皮」處理的河南黃當「田黃」買,或是當作「田黃質地」的壽山石買,那就虧大了--說袒白一點就是被騙到脫褲子了。

 

雞血石啟示錄

這種「省籍情節」的最大諷刺,我們可以拿雞血石來當例證。

記得二十幾年前,收藏雞血石者很怕買到巴林雞血,因為那是「假貨」,再漂亮那都是假貨。

當時巴林正值盛產,又漂量又便宜,而已有名聲且是收藏主流的昌化雞血,不只代表著文人雅士的品味,而且價格非常昂貴。

高額的價差所帶來的高額利潤,怎樣也阻檔不了商人拿著巴林雞血充當昌化雞血賣,以賺取暴利。同樣的情況當然也存在於壽山石賣賣裡,許多看來較像壽山的巴林,一定都會被拿去當做壽山石賣,到現在,市場仍有許多高檔石頭讓人分不清是壽山還是巴林,特別是善伯凍。

那個時代,收藏者可能買到雞血或壽山石之後發現到買的是巴林,就會認為買到假貨,被騙而氣急敗壞。買雞血石和壽山時也經常會問:是不是巴林的?意思是:你是不是在騙我?

但是近十年來的市場卻反過來,商人不斷在搜索的是巴林雞血,不是昌化雞血。

巴林雞血中的黑寶根本不需要冒充昌化牛角凍,身價不但不凡,還根本讓你見都見不到。而像地道的巴林福黃、彩霞凍等,也都早在高檔的印石界裡有一席之地,一石難求,甚至不會比荔枝還要好找。

而且近年來商人收購雞血時反過來還會問賣方:是不是昌化的?意思也是:你是不是在騙我?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石頭的收藏準則應該以「美」為唯一標準,而不該陷於品種的迷思。

你會買一顆石頭,應該是基於他的美感動到你,而不是隨著市場說是巴林還是昌化,或者說是荔枝還是高山,然後「覺得」自己買錯了再與人爭論,說那是高山不是荔枝。

一顆美的石頭,不只收藏擁有它時就是一種回報,未來要轉手,既使市場可能短期還無法認同它,長期來說,只要漂亮的石頭市場總有一天一定會給它該有的公道,賦予它該有的身價。

至於品種?在我看來,人人見解原本就不同,既然它不是科學,無以絕對的客觀證明,所以「討論」切磋就好,實在不需「爭論」。

只不過,時至今日,我還是經常遇到這樣的人:一顆明明看對眼也很喜歡的石頭,就是一定要爭個它是壽山善伯還是巴林凍石(例如),當你告訴他是善伯洞時,他會以「不會是巴林吧」來回應你。意思也是你在欺騙他。反之,如果你能夠以三吋不爛之舌把巴林講到讓他相信那是善伯時,他可能不是很喜歡也會照買。

如果一顆石頭是因為它名字叫某某某而決定買或不買它,而不是因為看了很美覺得賞心悅目而買它,我很想問:人的品味到底在那裡?

回應

賞石 應有慧眼 更需要一顆慧心 始得不入流於價格取向之流行趨勢

或許這種高人不多的緣故吧

peter32589's 的頭像

在石頭的收藏上,掌握溫、潤、細、膩、凝、結原則,基本上就不會有很大遺憾或虧大感!

kuidong's 的頭像

看到這邊許多文章,受益良多啊!!
真是長見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