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黃賦歸有感(上)

 

這次去了史博館的「田黃賦」展覽,很幸運遇到了許多的前輩、印石行老闆,還有一群真正的收藏家。而且是一進門時就遇見,所以我就跟著由名店老闆所帶領的這團超級收藏家賞石團一起走。

展中所見所聞,再回想這幾年來接觸的眾多石商,收藏家,買賣交易,零零總總:包括看過、玩過的石頭,還有代理以及見識到的真正交易中的石頭……心中對田黃,還有收藏一事,算是有了新的體悟。在此野人獻曝,寫些雜感。

>> 田黃賦歸有感(下)

展覽概況

東西精彩

總體來說,這次展覽的東西實在相當精采。我在會場中從名店老闆、藏家,以及私下與其他資深人士請益,大致都肯定這個展,算是「可信度」很高的,也就是說「真貨」比例非常的高。

名店老闆A說:「絕對比外面出版的書比例還高。」「如果能夠讓我們把玩,那就更好了。」另一名店老闆我問他,有沒八成以上?他說:「絕對超過。」

從正面來看,恐怕很難有機會一次看到如此多的田黃真品,所以這也是萃鍊眼力的很好機會。但從負面來看,既使在史博館所展出的,真假亦難有讓外界百分本認同的:由此也可見,田黃真假之難以斷定。

場中所見確定為真的精彩藏品自是不在話下,因為現場不能拍照,所以我也只能靠回憶隨意描述些較容易指出者:像是入口處有顆很大的金銀田印章,這顆很多人都讚譽有加,看過那章就知何謂金銀田了。還有中間有顆752g由林壽堪所雕的自然形薄意……

現場學到的一點知識

跟著這團走也讓我學到一點點古工作品如何鑑別的一點小技巧。

展覽中有許多標註為清代的東西,但從作工來看顯然不是。

我綜合及觀察藏家及名店老闆的看法與技巧整理如下:

包漿是較可靠的鑑別方法

凡稱清工或清代某某之雕工者,首看包漿。年代久遠者自然外部會有層包漿。

仿古作品通常也是在包漿上作文章。但仿古者,包漿過於均勻。真正年代久遠盤玩而出者,細看其包漿會是由許多「褐斑」所構成。

但既使包漿呈「褐斑」狀,恐也難以保證為真,因為這也是可以仿的。不過現場還未學到如何判斷這類較進階手法的破解之道。但總之:包漿的鑑別是很重要的。

從工法判斷較不可靠〔也可以說較難學〕

會中聽到許多藏家評論說:這不是某某某的工,清工不會作得這麼細、這不夠古樸……。

但我發現到這方法並不可靠--但其原因是因為這套標準較難傳授與學習,除非你對於工法有很深的研究與鑑別力。

事實上,就藝術發展史來看,清工正是中國工藝最登峰造極與精雕細琢的時代,就「精雕細琢」來看,今人甚至還不如清朝;在我眼中,清工若不精雕細琢,還有那個朝代可說是精雕細琢的?

所以,若以「太過精雕細琢」、「一點都不古樸」來斷定,我認為錯誤的機會太高──這樣的論點本身就已經與藝術發展的大潮流相悖了。而在現場,我也觀察名店老闆在斷定真假老工上,多數是以包漿來論斷,其次再論工法;而論工法時,通常是他能夠看出是某某人的,再下定論。而最後,他也都大概以包漿的分析來說服那一大群的藏家。

章料風險高

知名老闆說:「那些方章最難斷。」

原因是,切成章者已破壞其原始的外形,在田石的鑑定上,「形」本來就是一種重要的依據。在田黃價高而難採之後,通常藝師會盡量讓作品保有最大的重量,所以不會輕易裁切,因此可以看到皮,可以大致看到初挖出來的一顆卵石論廓………

但早期裁成章者,若有盤玩而有濃濃的包漿還好,否則的話,可以判定的就只有那些幾乎只能憑較不可靠的「六德」感覺與「經驗」來斷定。需知,這類老田黃除了「絲」之外,是沒有什麼現在常講的「皮、格」讓你去斷定的;若形再破壞,那就更難了。

因此既使知名老闆及藏家,在面對那些章料時,也頻頻說:這個有問題,要玩玩看才知。這道格不對,這質太燥………

順便看齊白石和于右任

與田黃賦展同時展開的,還有齊白石的書畫展,除了展出許多的齊白石字畫外,還有他常用的鉗印,也將他的資料整理得相當完善,門票30元,看這麼多東西實在相當滑得來。

 

真實與現實:撲朔又迷離

田黃由於它的價高,所以市場爭議性一直都很大。就算是國內最有信譽的店面出來的東西,都還會有爭議性;甚至在國際知名拍賣會上所賣出的,也無法保證為真;而在這場展裡也讓我們看到:既使博物館展出的,也可能有許多外界認為有爭議甚至是膺品的東西──-但以上這段闡述,真假對錯的標準又是什麼呢?

真相是什麼原本就是個大學問,需要很多的專業、學問,與經驗。而如果連博物館都有可能展出膺品了,那現實世界中當我們要買田黃時,誰能那麼有把握「這就是田黃」?這也難怪,有個友人說:什麼是真田黃?賣得出去的就是真田黃!賣得出去的才是真田黃!〔當然,這是很諷刺的說法,而這裡所指的賣得出去當然是指以「田黃」的身價來賣的價格。〕

也因此,自己在賣或在中介田黃時,我都會先對商品,及買方心態與能力做過濾之外,也會先有段「免責聲明」。而當見到某石友很斷定的說,「這就是田」,「我很懂田」……我都會捏把冷汗:魔鬼就在自滿裡!

過去幾年來,我好歹也看過一些真實的交易,雖然功力不是很深,但大概知道有許多所賣出的田實為昌化田,或是高等的河南石,甚至許多造色,不知為何物的東西,但它卻在真實的交易中,小小一顆石頭即以幾萬、幾十萬的在成交。

而在「石界」鬼混幾年,也大概知道那些品相的石頭商人會當真田買,他們會當真田買並不一定「認為」它就是真田,很多都只是認為「這說得過去」,有客戶會相信或會喜歡。

市場之所以會如此混亂,田黃本身價值高之外,收藏者心態可以說是一體的兩面,兩個因素互相激盪,讓市場產生一種惡性循環。就是有人不懂,但又勇於追求這種高價的收藏,所以就給了這個市場更多的炒作與混水摸魚空間。

回應

neighbour1208a's 的頭像

1.石頭多為清朝採集,工不一定。2.在清朝皇親大官說切成章就切章,想法與一般人不同。3.這批方章每個都有來歷,非民間流傳之物。君可以去問擁有者陳董往生的老丈人是誰,而他是如何收集的。4.有一件可能是假的,在我的部落格有公佈。

我是桃園親子教育博物館林館長。

Jack's 的頭像

實在還沒有那個能力去鑑定這些東西。只是跟著一群專家聽聽他們怎麼講,然後整理出來。 寫此文只是想表達一點:田黃這東西的鑑定,可沒許多人嘴巴講講的那麼簡單。連最專業的人來看都會有歧異了。文中也不敢斷定何謂真,何謂假。到現在,雖然心中已有定見認為那些是真那些是假,但也自認還不夠格來講真假。

ray2811's 的頭像

受教啟化,敬禮

焯印堂

清心's 的頭像

不知真,焉能辨識假?


學習了!

weisun4's 的頭像